当前位置:妙笔读 > 都市 > 修复师 > 第641章 卡特帝都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修复师 第641章 卡特帝都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第641章 卡特帝都

“苏,苏小凡?”

“莲十三动用鬼术,杀死的那个苏小凡,居然也是假的?真正的苏小凡,还停留在原地没动?这不可能,莲十三动用的可是鬼术1

在冰蓝长裙少女震撼之时,赫水·琴斯,以及准备同时出手的各大顶级势力的天才,同样看到了,苏小凡的第二道身影!

“这不对1

“鬼术应该是根据气息索引去捕捉,根据我对这种鬼术的了解,哪怕莲十三修炼的是后来者仿造的鬼术,他也不应该抓到一具伪装替身。”

“何况,莲十三已经连续灭杀攻击,如果是假身,莲十三难道都无法分辨出来吗?最重要的是,我为什么都没有分辨出来?”

地面之上,巴霍家族的一尊巨头,在看到苏小凡的身影,出现在莲十三动手前的那个,原本的位置时,他眼神里同样也流露了一抹震撼。

他眼神之中,瞳术符文闪烁。

他看到眼前这一幕,他都感觉,自己在这一刻都出现了幻境。

苏小凡今天已经给他带来了数次震惊,可这一次,是他真正动用了自己的战力,亲眼观察引发的震撼。

他不相信,苏小凡竟然连他都能骗得过去!

“苏小凡?他走了吗?”

在一片震撼,惊惑和呆滞之中,冠军侯眼神之中的怒气,也像是爆发到了一个极致。

“他身上发生了什么?他刚刚动用的,是大帝级别的战力?一气化三清?这是从东方传来的一个大帝级别的秘术?他,身上不可能有这种级别的战力。”

可是!

那漫天的血雾滴落,丝丝的血雾之中,仿佛蕴含着让在场所有人,都感觉到惊悚和震颤的能量,在疯狂波动!

冠军侯原本想直接朝着里面冲进去的,但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他的身影,也骤然停了一下。

他看着那一片猩红的虚空,在他手中拿着的惨白的灯笼,散发出来的惨白的灯光的映照下,更显得惊悚诡异,那猩红之色衬得白灯笼的灯光都像是爆发到了一个极致。

“他没有再去与莲十三抢夺苏小凡的尸体,也没有再去攻击苏小凡刚刚出现的那一道身影,他眼神之中反而是爆发出了一抹暴怒,他竟又朝着那一道裂缝冲了过去?”

就如同,空气像是有了血肉,这一剑把空气的血肉,给强行斩开了一般。

“不对,你们快看,苏小凡之前不知道动用了什么逆天的东西,他撕裂的那个裂缝,正在快速的自己收缩!那裂缝,好像是快要消失了1

人皇剑震颤。

“血雨出现,这一片区域,从现在开始,外人无法进来,里面的人也将再也无法出去,除非,有大帝级别的攻击,强行打穿这里!

一瞬间,虚空之中血气弥漫,那自裂口处散发出来的猩红的雾气,邹然乍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这一剑,斩开的不再是之前种种的虚空裂纹,也不再是无尽虚空之中的黑洞,而是一个从未出现过的,仿佛是有实体一般的,迸发出血肉的血淋淋的口子,这一幕,令在场的所有人,都不得不为之一惊。

那一剑斩落的力量,就如同无数百姓祭拜产生的愿力!

“咔嚓嚓……”

他往后退了一步,他几乎是下意识的,立刻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,将自己身上的气息收敛到了一个极致。

犹如红丝一般的雨,越下越大。

地面之上,巴霍家族,墨菲家族,琴斯家族,蒙山家族,巴雷家族,以及黑暗之中,已经赶来尚未出手和潜伏的一些势力和巨头,在此时很多再度察觉到了异常!

他身上,有滔天杀机,疯狂爆发!

他嘶吼,他举起手中的人皇剑,然后一剑朝着前方,疯狂斩落了下去。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禁区血雨,封锁一切。

地面之上,蒙山家族的一尊巨头,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他的眼神都狠狠剧烈颤动了一下。

“七子金莲,苏小凡,虚空裂纹……”

是那一尊大帝,在强行破局吗?只不过,破局的关键点,是什么?

那个叫苏小凡的年轻人,他究竟又是怎么回事?

半空之中,莲十三手中还拿着苏小凡的一具身体,半空之中,苏小凡的第二具身体,已经有几道气息强大的身影去围攻。

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这时怎么回事?血!是鲜血!空气里怎么会有鲜血?虚空怎么会有血肉?冠军侯的这一剑斩落,他究竟是斩到了什么?”

已经晚了!

可是,他在看透之后,他眼神之中,居然同样也爆发出了一片,剧烈的震撼!

这一幕带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,他盯着那一片猩红的裂纹。

他似乎想要,强行再闯进去。

这是谁在设局?

剑斩落,裂纹原本模糊的位置,狠狠的又被冠军侯手中的人皇剑,给强行撕裂!

“你们快看冠军侯,他在干什么?”

“滴答1

那裂纹,已经处于一种模糊状态!

“吼,给我破1

那一把人皇剑,也像是在震怒,人皇剑之上,一道道人的虚影乍现,那一道道虚影,像是朝着皇位祭拜的无数普通百姓。

他看着那虚空中的、充满猩红之气的裂纹,他眸色深深,像是看透了所有的东西。

嗡!

半空之中,那个手中握着一把惨白灯笼的中年人,语气之中在这一刻,也像是充满了一片恐怖震撼。

冠军侯身上的气息爆发到了一个超极限的程度,他再度捏碎了一個特殊的神祗,他的身影,刹那之间,已经冲到了苏小凡之前撕裂的那一道裂纹之前。

半空之中,之前困住那一头龙的钓鱼人,那浑浊的眸子,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,眼眸也不自觉得都剧烈震颤了一下。

他,仿佛在感慨着什么!

“苏小凡,走了?”

可是,这一刻,裂纹在重新斩开的时候,裂纹之中,却没有暴露出漆黑空洞的黑洞,裂纹之中,反而是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口子。

万古大帝级别的对抗,他区区一个废物,他能有什么用吗?他,是一个棋子吗?如果他是棋子,那么,他又将是谁的棋子?”

黑暗的深处,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,飘忽间,有一个坐在轮椅上,身上没有沾染任何一点血雨的一个女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,幽然出现在了白色光柱的东南方向。

她一袭白衣,神色淡漠的的坐在那里,眸光淡淡的仿佛在看着那一剑斩落的地方。

不经意间,她的手,刚刚似乎动了一下。

只是,她的手仅仅是微微动了一下之后,好像又停下了。

因为她在刚刚那一瞬间,都没有发现,真正的苏小凡,已经进入了裂纹之中离去!

她直到冠军侯爆发的那一瞬间,她才幽然发现,莲十三刚刚杀的那个苏小凡是假的,原本苏小凡站立的那个位置的苏小凡,同样也是假的。

而真正的苏小凡赫然已经不在那里了,她眸色凝重,仔细思考着,随机她的脸上神色大变,经过她刚才的观察和分析,在她刚刚的判断和推演之中,她发现,真正的苏小凡,此刻赫然已经进入了裂纹之中。

虽然她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,并不惹人注目,但是她似乎知道很多东西,她在这一刻,快速观察并分析了周遭的情况,大脑似乎也在疯狂的再度推演!

“那一口棺材,已经将仙殿的绿光给镇压下去了。”

“血雨已经出现,仙殿之中的那个叫张载的人,意识应该也已经苏醒,接下来,你想怎么做?”

“血雨,是这个禁区的禁忌之主,强行将禁区与外界,隔绝的一种大帝级别的手段,也是他苏醒后,巡视领地的一个习惯,有这血雨在,我们也暂时出不去了,你,有什么计划吗?”

陡然!

在那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开口之时,又有一道身影,飘然间也出现在了那个女人的身边。

那道身影向着轮椅快速的靠近了两步,手自然的搭在了轮椅的椅侧。

只不过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那一道身影,身上穿着的竟然是卡特帝国,大主教的衣服!

“什么?”

“苏小凡走了?那两道身影,都是假的?苏小凡真正的身体,已经通过虚空裂纹离开了?苏小凡动用了某种逆天禁术,他骗过了所有的人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苏小凡就算是再逆天,他又怎么可能,拥有这种能力?这里可是有真正巅峰的巨头,在盯着他!

甚至,有的势力已经不惜动用真正的半步帝兵,对他进行锁定和灭杀了,他,他就算是再逆天,他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,无声的离开了?”

震惊!

各大顶级势力之中,有巫神境界之上的巨头,此时在这一片极度紧张和危险的情况之中,终于也看清了真正的形势。

他们开口,他们身后的一众年轻人,眼神之中的震撼,直接也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恐怖程度。

走了!

苏小凡居然离开了?

苏小凡一个人独战莲十三和冠军侯,又面对很多虎视眈眈的顶级势力的顶级天才,还被各大顶级势力锁定,在这种情况之下,苏小凡居然以这么一种诡异的方式,在众目睽睽之下,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?

苏小凡,骗过了所有的人?这怎么可能!

“苏小凡身上,有什么东西?”

“他刚刚动用的,是大帝级别的手段?他……他要干什么?他带走了七子金莲,他又想干什么?”

墨菲家族的主母,此时看着半空之中的场景,那一片猩红之色应在她的眼中,她的眼神之中,竟然也是满满的震撼,身上的能量也同样在疯狂汹涌!

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苏小凡一人,竟让在场的各方震撼不已,此刻的神墟禁区之中,已经是一片混乱和惊悚,血雾弥漫,血雨飘落,而也就在此时,白色光柱的周围,原本送葬的那一支队伍,忽然改变了方向,朝着下方齐齐的落了下去!

那送葬的队伍移动,连带着他们抬着的棺材也开始移动,但诡异的是,周围的虚空也跟着恐怖震动起来。

“轰隆颅…”

可那送葬的棺材,刚刚想朝着下方落去,谁知,半空之中,陡然之间出现了一个木偶,忽然挡在了那送葬的棺材前。

木偶眼神空洞,动作僵硬,仔细看,木偶的身上,竟然有密密麻麻的符文在周身萦绕,木偶震颤,周围的虚空,也跟着恐怖震颤。

送葬的队伍看到没偶,似乎是有些害怕,停在了半空之中,而面对这么恐怖的送葬队伍,木偶却毫不畏惧,与那送葬的队伍相对而立。

木偶虽然动作并不快,却一步一步的向着送葬的队伍一步步靠近。

它的身上,仿佛有惊世逆天的威压,直接朝着那送葬的队伍,就轰落了过去。

木偶似乎并不想那送葬的棺材,朝着地面上降落!

“你真的还想胡闹么1

“当年,是你们龙族的九头祖龙,自愿以殉葬的方式,组建了九龙祭坛!你现在,就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,你根本就不知道当年的真相!

伱们龙族,当年是第一批被幻境仙殿,锁定的种族!

你们龙族的九头祖龙,当年就是为了与那一尊大帝,一起去镇压青铜殿1

那钓鱼人手中的鱼线,再度绷紧。

钓鱼人身上的气息也在爆发,他死死的困着上空的那一头龙,他嘶哑的喉咙深处,也爆发出了一道嘶吼!

于此同时,神墟岛的尽头,海岸边。

无尽海水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。

海水汹涌,惊涛拍岸,平静的海面之上,霎时间卷起万丈高的海浪,海水随着海浪冲天而起,直冲云霄,似乎是要将海水倒卷冲向遥远的天穹!

而海水之中,隐约之间,有惊世黑影出世。

那黑影在海水之中无比巨大。

它的身体在惊天海浪之中缓缓站立,周围的无尽海水都像是在疯狂的颤栗,无尽虚空在这一瞬间,也像是在疯狂的扭曲和撕裂。

随着它缓缓起身,整个神墟之岛上的红毛雨,似乎下的越发大了。

整个神墟之岛上,很多人在这一刻,也都不自觉的感觉到了一股宛如发自神魂深处的畏惧和惊悚!

白色光柱周围,很多势力,以及很多隐藏巨头的目光,在这一刻,也都不由的朝着海洋深处的方向,看了过去!

“红雨现,鬼王出1

“神墟禁区的禁忌之主,真要苏醒现世了吗?神墟禁区,也将会被封闭?”

那个用鱼线,困住巨头的钓鱼人,此时的目光也骤然,朝着海岸边的方向,看了过去!

也就在这同一时间,神墟之城中。

“城主已经进禁区深处了么?”

“城主或许出不来了,立刻启动全城一级战斗状态,那个在大海深处沉睡的巨头,也许要苏醒了1

“七万年,它沉睡了这么长时间,这一次,连它都要苏醒了么?前几天,神魔坟场的禁忌之主,已经苏醒,现在,神墟的禁忌之主也跟着苏醒。

一个真正前所未有的盛世,即将到来了么?

只不过,它们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机苏醒?如果仅仅只是用盛世来解释,或许根本无法真正说服所有的人。

也无法说服我。

七十多万年前,第一具仙人尸体,陨落这里。

六十多万年前,一尊大帝在这里证道成帝,达到巫神九阶巅峰。

四十多万年前,奥斯帝国陨落,奥斯帝国的最后一个大祭司,将自己的坟墓,葬进了这个禁区的最深处。

三十多万年前,有青铜仙光,在禁区深处第一次出现……”

神墟之城的城头,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,此时站在了城楼之上,他远远的看着禁区深处的方向,他浑浊的眸子都亮了一下。

他自言自语,似乎在算计着什么。

而在神墟城之中,原本驻守在城中的各大顶级势力的人,在第一时间也已经发现了异常,神墟城中,已经是一片灯火轰鸣。

有几位强大的巨头的气息,顷刻之间,已经在城中,惊世出动。

“白光,红雨,禁忌之主,七子莲花,仙人棺材,九龙祭坛,诡异仙殿,钓鱼人,送葬队伍,青铜马车,挑着惨白灯笼的中年人……”

神墟之城深处,一座城中最高的塔尖之上,一个和尚模样的人,此时手中拿着一个禅杖,他的目光赫然也正在朝着禁区深处看去。

他明明是站在塔尖之上,明明距离禁区之中,还有很远的距离,可他却在这一刻,像是看透了一切。

他自言自语,像是推演着什么。

仔细看的话,他白色的僧鞋之上,已经出现了一些青苔。

他站在原地,像是已经站了不知道多少岁月。

“这人世间,真要出现大的变故了吗?”

“当年的苏疯子,拔剑斩天,苏疯子死了,这个时代,还会有敢拔剑斩天的人吗?”

“苏疯子的道,棺材里那一尊大帝的道,七十万年前,奥斯帝国那一尊大祭司的道,一百万年前鬼谷的道,现在青铜大殿之中的那个人的道……这么多年,这么多纪元,他们追寻的道,谁的道才是正确的道?”

在神墟城最东侧,一个破旧的院子里,一个像是教书先生一般的中年人,此时他抬头,也朝着神墟之城深处,看了过去。

他手中拿着一把戒尺,戒尺轻轻晃动,他低声自语,他身前隐约之间,出现了一群七八岁孩子的身影。

只不过,那些孩子身形飘荡,若有似无,明显都是虚幻出来的。

可那些孩子的身影,在院子里走动、跳跃、玩耍,却又显得热闹又极为真实。

“神墟之岛,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囚笼。”

“红雨已经落下,从现在开始,没有人再能离开神墟之岛了,你在这个时候,还有心情去思考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吗?”

“我来这里,只是为了寻找一些东西,我并不想死在这里。”

“我有一艘船,如果你和我合力,或许现在还能离开这座岛,你愿意与我合作么?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合作,我也可以去找其他人。”

也就在此时,在那教书先生的院子外边,有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一个小商贩模样的人,出现在了院子门外。

他扛着一个扁担,扁担两端挑着货箱,像是走街串巷的商贩,他此时开口,他身上却有一道极为古老神秘的法则,在无声波动。

他看着院子的教书先生,开口说着话,似乎在与教书先生商量着什么。

“继续躲下去吗?”院子里的那教书先生,却没有去看那卖货郎,他的目光依旧是朝着神墟深处遥望。

他没有回头,随意的开口问了一句,像是在回应那商贩,也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“为什么不能继续躲下去?”

“这次事情,原本就和我们无关,这世界很大,总能有我们容身的地方,张载和那仙殿,就算是再逆天,他们也不可能将整个世界都笼罩,我还想再活几千年。”

卖货的那小商贩,继续开口。

“你有没有感觉,我们像是丧家之犬?”

“我们逃了这么多年,你有没有感觉,这样很没意思,我有时候在想,当年苏疯子邀请我们一起出手的时候,我们要是联手斩天,会是什么样子?”

“现在,他们在对抗,我们要不要帮他们一把?那个人,或许能成功?”

院子里的那个教书先生,手中的戒尺轻轻颤动,他看着白光冲天的地方,看着漫天血雨落下,他语气似乎有些犹豫。

“成功不了的。”

“我们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蝼蚁,当年苏疯子这么逆天,连他这么逆天的人都死了,谁还能成功?你难道不想继续活着了吗?”

“你要是不想继续活着,我可是要去找其他人了。”

卖货郎一边开口,一边眼神之中,流露出了一些焦虑。

他想说动那个教书先生,但又不确定那个教书先生会不会被他说动,所以,他在等,等他和他一起,联手去助那个人一臂之力。

……

数万里之外,卡特帝国,朱雀大街尽头。

皇宫大殿!

“报告王上!我们与神墟之岛,依旧没有能联系上。”

“司天监推演,神墟之岛,极有可能出现了重大变故,整个帝都所有家族的人,在三分钟前,都与神墟之岛,断开了联系1

卡特帝国,万年皇宫之中。

已经在帝王之位上,坐了一万三千年的卡特帝王,在三分钟前紧急召开了一场最高级别的朝臣会议。

卡特帝国,七百多年都没有响过的帝王钟,也在沉寂了无数岁月之后,就在刚刚,被紧急敲响。

帝王钟响,卡特帝都,无数明处暗处的大佬,巨头,以及各大真正最顶级,最古老的势力,都纷纷震动!

街上,屋檐上,半空之中,有一道道气息惊世的身影,在第一时间朝着卡特帝国,纷纷汇聚。

甚至!

有极少数巨头,甚至打破了卡特帝国上空不能飞行,不能撕裂虚空的规定,直接跨步,走向了卡特王宫!

就连已经隐世了五百年的司天监的监主,都在此时忽然现身观星台。

卡特光明教廷总部,有一尊古老到极致的气息,竟然也在缓缓苏醒。

不仅仅是卡特帝国,黑暗帝国,萨满帝国的帝都,这人世间明面上延续了数十万年的三个庞然大物一般的势力,都像是在沉睡之中,被瞬间惊醒。

“咳1

“那是什么?如果我再走晚一点,是不是我也无法再离开那一座岛?甚至,如果真的晚了,我就算是动用大帝级别的攻击,都无法离开?”

卡特帝国,一个平常的小巷子里。

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年轻人,此时也朝着神墟之岛的方向看了过去,他一边看,一边眼神之中,也暴发出了一抹极度浓烈的忌惮,那人一阵后怕。

这个年轻人,赫然是苏小凡!

棺材之中的那一尊大帝,在镇压那一道幻境绿光之前,强行朝着苏小凡身体里,封印了三道大帝级别的死亡一击。

苏小凡神墟之岛上,原本还想努力省下一击,靠着当时特殊的形势离开。

毕竟,除了那一击,自己身上毕竟也是有其他底牌的。

但是,到了最后时刻,那血雨降临的时候,苏小凡心中却猛地爆发出了一道极度的危机。

并且!

苏小凡用白幡推演,白幡给自己的答案,则是极度危机。

甚至可能自己会瞬间陨落。

不过,白幡在推演的时候,也给出了自己一条活路,那一条活路,就是让自己直接动用一道大帝级别的力量。

准确的说,自己在那生死一刻,动用的是三分之一的大帝一击的力量。

根据白幡推演,棺材里的那一尊大帝,在自己身体里,封印的那三道大帝级别的力量,自己是能完全掌控的。

这也是,那一尊大帝级别的存在,让自己去拿回人皇印时,最大的底牌。

否则的话,以自己的战力,根本是不可能做到拿走人皇印的。

那一尊大帝自己都曾说过,人皇印是在卡特帝国,教廷总部。

那可是有,卡特教廷,教皇镇守的地方。

并且,自己还只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自己极有可能,是要从一尊几乎大帝级别存在的眼皮子底下,拿走那镇国之宝,人皇樱

所以,那三道大帝全力一击的力量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几乎算是自己现阶段所能爆发出来的,真正最强的底牌。

不过,这三道大帝全力一击之中,其中有一击,则是由三个秘术共同组成。

也就是说,其中一个秘术,是由三个大帝级别的秘术,组合成的。

在白幡当时的推演之中,自己只需要,动用那一击之中,其中一个秘术,自己就可以进入虚空通道,并且瞒过所有人的眼睛。

这一个秘术,就是一气化三清!

这就相当于,自己只用了三分之一的,大帝全力一击的能量。

自己身体里,现在还有两道完整的大帝全力一击的底牌,再加上三分之二的一道大帝全力一击的底牌!

苏小凡也就是动用了白幡推演,以及大帝三分之一全力一击能量的情况之下,才钻入了那一个被那尊大帝撕裂的虚空通道,横渡数万里,直接到了卡特帝都!

强大!

那一尊被封印在古棺之中的大帝,强大到几乎超越了苏小凡的认知!让苏小凡震惊不已。

在那种地方,在那种情况下,随手撕裂虚空,居然真的能准确的定位到,任何自己想要的地方吗?

“推演,棺材里的那一尊大帝的真正身份?”

卡特帝国的巷子里,苏小凡咳嗽了一声,脸色苍白。

可苏小凡知道,此刻情况紧急,不是震惊、后怕、浪费时间的时候,于是在此时,苏小凡让自己强行保持冷静,随后,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,运转能量,直接催动了自己身体里的那一道白幡。

之前!

在神墟岛之中,毕竟局势太过紧张,时间也太过紧迫,自己有很多问题,根本还没有来得及问。

苏小凡再度催动白幡,问出了自己想要问的问题,然而,结果却是令苏小凡一惊。

“超出推演极限,无法推演,超出推演极限,无法……”

苏小凡用神祗符文,尝试去催动白幡,然后去推演,可苏小凡刚刚催动神祗符文,苏小凡却得到了一个无法推演的结果。

神祗符文之中现在蕴含的力量和法则,无法催动白幡,去推演那棺材之中,那一尊大帝的身份吗?

大帝,有这么强大吗?

连身份,都有可能是一个禁忌?

“那棺材之中的人,所说的话,全部都是真的吗?”

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,再度让自己保持了冷静,在第一个无法推演的情况下,苏小凡立刻就问出了第二个问题。

“超出推演极限,无法推演,超出……”

可苏小凡在刚刚问出这个问题之后,白幡就再度直接给出了自己一个答案。

苏小凡的脸色,变得有些难堪。

那棺材里的,那一尊举世无双的巨头强者,或者说是大帝级别的存在,他确实极度强大,甚至有毁灭天地之力。

可苏小凡对他的话,却并不是完全相信。

这涉及到的层次太高,自己现在只是一个连大罗金仙,都尚未达到的一个修士,自己在这种级别的漩涡之中,稍有不慎,必然会粉身碎骨。

苏小凡并不认为,所有的大帝,都会是善良的。

“推演,我倘若找到轮回通道,直接离开这个世界,能摆脱神墟之岛的纠缠和因果吗?”苏小凡再度进行了一次推演。

神墟之岛,很多东西都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,苏小凡从本能上,是绝对不想触碰的。

至于棺材里的那一尊逆天大帝所说,倘若自己不能在十二个小时内,带着人皇印回去,自己,神墟之岛上的人,乃至整个世界的人,都极有可能会成为梦境的奴隶。

所有的人,都将陷入幻境之中,直到死亡。

整个世界,在那个时候,都将会变成一个梦境世界。

苏小凡的心中,对这些并没有特别大的感触。

自己来这个世界的时间,并不是很长,至于这里人的生死,苏小凡也并不算是很在意。

倘若有能力,自己倒也可以带出去一些人。

但是,如果真到了生死关头,在选择一起死和自己活的情况下,苏小凡绝对会毫不犹豫,选择自己活下去。

人,毕竟都是自私的!

死道友不死贫道,苏小凡在宇宙之中行走百万年,也已经几乎到了心坚似铁的程度!

自己,只是想从这里活着出去!

“超出推演极限,无法推演,超出……”

苏小凡眼神更加冷静,可白幡之上,却也再度传来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。

“我如果强行从这个世界,沿着轮回通道出去,直接去融合往生池,我会受到神墟之岛的影响吗?”

苏小凡对于一连串冷冰冰的无法推演,并没有很大触动。

苏小凡也很清楚,就算是动用了神祗符文,自己能催动的白幡,也仅仅只是极小的一小部分的能力。

这种涉及到万古辛秘的东西,确实很多都会超出推演的极限。

“会1

“你已经被青铜仙光锁定,但凡仙殿脱困,就会有幻境仙光,跨越无尽虚空,锁定你的神魂,青铜仙光,可以跨越这个世界。”

忽然!

就在苏小凡以为,这个问题也无法推演的时候,白幡深处流露出了一道似乎极度艰难的运转声。

接着,白幡居然给出了一个答案。

苏小凡的身体僵了一下,白幡终于推演出了一个答案,可这个答案,却并不是苏小凡想要的答案。

这个答案,也是之前,棺材里的那一尊大帝,曾给出的一个答案。

那一尊大帝,这一句话是真的?

至少,这一句话应该是真的。

苏小凡并不迷信大帝的绝对信誉,在生死面前,苏小凡唯一相信的只有自己。

“充能1

苏小凡在利用了这一次推演之后,毫不犹豫的给神祗符文进行了一次充能。

现在虽然并不是危险的场景,但是那一尊大帝给出的时间,仅仅只有十二个小时,再加上神墟之岛上的很多东西,对自己来说都是谜团,在这种时候,苏小凡也没有去节省自己身上的底蕴。

“推演,我有什么办法,摆脱神墟之岛上的因果?”苏小凡在几分钟之后,在神祗符文充能结束后,立刻就再度问出了一个问题。

“超出推演极限,无法推演……”白幡回应。

“推演,如果我不拿到人皇印,后果将会是什么?如果不能推演后果是什么,那么,我将会遭受怎样的牵连?”苏小凡以最快的速度,再度快速推演。

“你将会陷入无尽的幻境……你已经被幻境古殿锁定,无论你走到什么地方,幻境古殿,都会在第一时间,击穿虚空,锁定你的位置。”白幡再度有了回应。

“充能。”

“推演,这个世界十万步之上,为什么会是禁区,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巨头,没有能真正走出这个世界?”苏小凡直接再度继续推演。

“超出推演极限,无法推演……”

“推演……”

二十分钟后,苏小凡以极度冷静的态度,问出了自己最后一个问题,而白幡则再度给出了一个无法推演的结果。

二十分钟,苏小凡一连串问出了六十多个问题,最终能推演的,则只有五个。

苏小凡的脸色,变得极为难堪。

“或许,那一尊棺材之中的大帝,话都是真的。”

“他毕竟是一尊大帝级别的存在,只是,如果他的话是真的,再加上我推演的结果,我就必须去卡特教廷,去偷取人皇樱”

“只不过,人皇印,怎么偷?现在还只剩下,十一个多小时。”

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,在巷子里,他微微闭着眼睛,脑子已经运转到了一个极致。

当初在神魔坟场,自己原本只是想靠着地狱邮局的任务,离开当时的生死环境,苏小凡也没想到,地狱邮局引来的神墟之岛,可能比自己想象之中的更为恐怖。

甚至!

与神墟之岛比,苏小凡感觉神魔坟场,或许更相对安全一些。

毕竟,自己与神魔坟场,并没有产生大的因果。

“真要偷取人皇印么?”

“用人皇印,解决自己身上与神墟岛的因果?那个叫张载的,在融合那一座古殿之后,真的有这么强大吗?”

苏小凡脑海里,一边继续思索,一边也脚步不停的走出了这个阴暗的巷子。

苏小凡在刚刚反复的推演和问询之中,基本也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,那就是,人皇印,自己或许一定要抢夺。

获得人皇印,或许真的是破局的唯一关键!

“为什么三大教廷的教皇和最高神祗,不愿帮助那一尊大帝?如果幻境古殿爆发,幻境蔓延整个世界,对于三大教廷也是灭顶之灾,他们为什么拒绝?”

苏小凡快步走出了巷子,脑海里还在不停的思索着。

“兽皮,北方妖兽森林,三阶独角兽的兽皮,只需要三十个紫金币……”

“新鲜的一阶鹿肉,快来看啊,一个紫金币一斤,甩卖了啊,这鹿肉保证是今天早晨现杀现卖的!鹿肉绝对保证质量,货真价实1

“冰糖葫芦啊,一个银毫一个……”

苏小凡走出巷子,在巷子的尽头,则是一个坊市。

一进坊市,苏小凡在第一时间,就感觉到了人群汹涌,一个个人头,在大街上窜动,很多摊子,乃至一些卖法器的,都直接摆放到了街道两边。

苏小凡一眼看去,甚至看到了圣巅峰的法器,气息在狂暴汹涌。

苏小凡也在一个高大的店铺前,停住而来脚步,苏小凡隐约感觉到了,有巫神级别的惊世妖丹,在散发着让人惊悚的气息波动。

那巫神级别的妖丹,似乎并没有被完全封印,有一丝气息隐隐约约的流露在外。

店铺的主人,好像是故意将封印漏出了一条缝,好让妖丹上的能量从这个缝里透露出去,在整个街道上恐怖汹涌震荡!

这是推销的一种手段。

“这就是卡特帝国吗?一个坊市,居然都能有这种程度的妖丹出售,甚至,还有很多真正瞬间能威胁到巫圣巅峰的法器和禁器在出售?”

“卡特帝国尚武,一点都不禁止这些东西吗?”

苏小凡一步步前行。

十二个小时,时间非常紧,人皇印直到现在,自己还没有任何一点多余的消息。

可苏小凡并没有非常着急。

苏小凡只是沿着街市一路前行,一路在脑海里,快速回忆着,自己这一尊身体,在这座惊世帝都之中,曾经的记忆。

情报!

在任何时候,在没有真正情报支撑的情况下,都缺乏对在整个事情的了解和掌控,而在这种情况下的所有的计划,都将是无稽之谈。

自己至少,需要了解一些关于卡特帝国的情报。

“我这具身体的主人,在卡特帝国,还有一座伯爵府?”

“这具身体的主人,爷爷曾经是做到了伯爵位置的,甚至,这具身体的祖爷爷,曾经做到了帝国公爵?

只不过,家族接连不断的灾难,才让罗恩家族逐渐没落了下来。

否则的话,墨菲家族,也不可能将墨菲家族的嫡系长女,嫁给一个区区伯爵家的少爷?”

苏小凡走在坊市的人群之中,这具身体尘封的一些记忆,也快速开始模糊浮现。

罗恩家族,曾经也是一个无比显赫的家族。

这具身体主人的爷爷,当年就是想恢复家族荣光,重登公爵之位,才参与了当年的北征,也才陷入了那一场混乱吗?

苏小凡脑海之中的记忆,越来越清晰。

这具身体的主人,虽然孱弱,虽然是一个废物,但是这些年他听到和看到的东西,并不少。

他甚至在小的时候,还曾在卡特帝国,住过一段时间。

他是在与墨菲家族小公主,订婚之后,才真正离开帝国,前往自己的封地卡城的?

“喂!兄弟,你来坊市是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嘿嘿,我叫里根斯,在默克坊市,但凡是你想要的,想做的,没有我不知道的!只不过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,给兄弟您服务?”

也就在苏小凡快速思索的时候,有一道身影,带着一抹微笑,快速靠近了苏小凡。

那人满脸都是疙瘩,脸上还有一道醒目的刀疤,身体瘦弱,乍一看上去,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好人。

“你确定你什么都知道么?”

“我想去教皇宫殿去参观一下,你有门路吗?”

苏小凡眼睛眯了一下。

在看清那主动凑上来的人的时候,苏小凡并未驱赶。

苏小凡在刚出巷子的时候,就感觉有一双眼睛盯上了自己,只不过,自己这是第一次来卡特帝国,按道理说,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仇人。

此时,这双眼睛的主人,主动凑了上来,苏小凡倒是忽然明白了这双眼睛主人的目的。

这是拼缝的。

在地球上,古代的这种人,又叫做是牙行的人。

他的主要业务,就是作为一个中间人,用消息和资源,争取属于自己那一份的利益和佣金。

这种人鱼龙混杂,有的仅仅只是挣点小费,但是也有手眼通天的大佬。

苏小凡见这人凑了上来,苏小凡倒也没有隐藏自己的目的,苏小凡当着这个人的面,直接就说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

“教皇大殿?”

“教皇大殿,是教廷的核心圣地,周围有三道大街,十二座帝级阵纹,还有惊世巨头镇守,你去那个地方干什么?”

“你来帝国莫非是来搞破坏的么,你……”

那个叫里根斯的中年,猛地严肃。

他一边开口,一边甚至一把按向了自己的腰间,他身上隐约之间,竟有一道武士级别的气息,朝着苏小凡压了过来。

“不做生意,就滚开1

看他警惕,苏小凡却连看他都没有看一眼。

诈新人?

如果真是境外来的一个新人,刚刚来卡特帝国,遇到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会被唬住,但是在宇宙万界行走了这么多年的苏小凡,对于这种吓唬新人的伎俩,早已经完全看透。

苏小凡面对里根斯,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。

“哎,哎,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1

“教皇大殿是吗?我有门路,你只要给我十个紫金币,三天之内,我就把你送到教皇大殿前!我真的有门路,我可以以我心魔誓言发誓1

里根斯看着苏小凡的反应,顿时也明白了苏小凡根本就不是新人。

他立刻满脸堆笑,快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,追了过去。

他一边追了过去,一边还从自己有些发油的胸口位置,掏出了一把泛黄的烟草,他将那烟草,快速朝着苏小凡递了过去。

卡特帝国的很多男人,是有用烟斗抽烟草的习惯。

成年人之间,相互让这种泛黄的烟草,也是一种习惯,不同的让烟草方法,又代表着对不同人群的尊敬。

此时!

里根斯让烟草的方法,则是贫民向贵族让烟草方式的一种。

“哎,你别走啊,我真有方法,我……”里根斯快速追上了苏小凡,他满脸堆笑,似乎唯恐错过了这一单生意。

“这是十个紫金币,说你的方法。”苏小凡见里根斯跟了过来,脚步则忽然停了一下。

对于苏小凡来说,紫金币根本就不值一提,甚至可以说,根本没有什么价值,之前,在神墟之城的时候,自己捡漏的那个东西,让自己已经拥有了足够的紫金币。

至少,支付这十个紫金币,苏小凡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。

苏小凡也不指望,从里根斯身上得到太多的消息。

但是,能多一点情报是一点,自己现在时间很紧,也不在乎这十个紫金币。

“教廷每天都会允许一批人,进入教廷总部对神祗祈祷朝拜,今天是贵族,明天是商人,后天是平民。”

“后天的时候,会允许一万平民,进入卡特帝国教堂,这一万个名额,如果你能出三千紫金币,我能给你弄到一个。

你放心,虽然卡特教廷选取平民进入朝拜的概率是随机的,但是我们有足够的方法和手段,让你顺利进入教堂朝拜。

你感觉怎么样?”

那个消瘦的中年人,在一把接过苏小凡手中的那十个紫金币之后,他眼睛顿时就亮了一下。

他眸子深处闪过了一抹贪婪和兴奋,他看着苏小凡,立刻快速开口。

“嗯?”

“卡特教廷的总部,每天都会允许贵族,商人和平民入内?三天轮换一次?”苏小凡的脚步,终于微微停顿了一下。

对于这个消息,自己还真没有一点印象。

自己身体的这个主人,记忆里,明显也没有任何印象。

“今天能进吗?”

“你能不能拿到,贵族进入大殿之中的名额?”

苏小凡倒也不怕泄露自己的目的。

因为,现在就算是自己在大街上大喊,说自己来卡特帝国,就是为了抢夺人皇印的,恐怕都不会有什么人相信。

自己是什么实力,卡特教廷是什么实力和守卫,这几乎是根本不用对比的。

“今天?少爷,今天恐怕不行啊1

“贵族的名额,是锁死的,并且你看着也不是贵族,你万一在人群之中,被发现了不是贵族的身份,那你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处死。

最重要的是,咳……并不算是最重要的,我们也极有可能会遭受牵连,在帝都,已经很多年,没有人敢轻易冒充贵族,进入大殿了。

我给你说啊,其实,教皇大人和神祗,在赐福的时候,贵族与贫民是差不多的。

虽然传闻之中,教皇和神祗,对贵族的赐福更多,可那也仅仅只是传说,都是教皇和帝王的子民,神祗也不可能偏爱是吧?

您可以听我一句劝告,就等三天后,真要你给钱,这件事情,我就给你办妥……”

那个中年人快速开口。

他看着苏小凡,眼睛也眯了一下。

他在苏小凡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又有些怀疑,苏小凡究竟是不是一个新人了。

“如果我原本就是贵族,那么,今天能进入教皇大殿吗?”苏小凡毫不犹豫的,又问出了一个问题。

“你原本就是贵族?”

“如果你原本就是贵族的话,并且,如果你现在还没有被选中,参与今天的赐福的话,那么,你可以挑选一个对手,对之发动挑战。

这样的话,只要你能击败对手,你就能从对方的身上,拿走去教堂的资格。

只不过,教廷对于贵族,虽然有严格的限制,一个月只允许三百年轻一代贵族进入,但是贵族哪怕是在帝国,都不算是一个很大的数量。

每一两月,总会有机会,进入教廷大殿。

所以,如果您要真是贵族,您只管放心等就好了,我们对于贵族的业务……咳咳,如果您真是贵族,真想今天进,十万紫金币,我能做成这单生意1

那个消瘦,满脸疙瘩的中年人,一直在看着苏小凡的表情变化。

他似乎在察言观色,随时在准备,改变自己的回答。

“十万金币么?”

“好,你现在立刻就去办,我今天就要去祭拜教皇和神祗,我明天还要离开帝国,我没有继续在这里等的时间。

你确定,你可以办成吗?”

苏小凡看向了那个满脸疙瘩,身材消瘦的里根斯。

“你真是贵族,真要今天进入?今天的时间,真的很紧类,还剩两个小时,就到要进入教廷朝拜的时间了,您……”

那个满脸疙瘩,身材消瘦的里根斯,再度快速开口。

只是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苏小凡直接打断,苏小凡开口道:“二十万,今天就要进,能做到吗?”

“二,二十万?能1

“你放心,只要你拿到贵族认证,只要你拿到贵族的印记,我今天一定能给你送进去!我里根斯一言九鼎,随时都可以发心魔誓言!

只不过,你需要先支付给我一千紫金币的定金,您也知道,这种活,光前期的打点和各种疏通关系……”

里根斯看着苏小凡,还想继续开口。

“哗啦1

可苏小凡依旧不等他把说话,直接就从储物空间里,掏出了一千紫金币,装进了一个袋子之中,扔给了里根斯。

“两个小时后,你去罗恩伯爵府去找我。”

“如果你敢拿着钱玩失踪,我会让你死的很难堪,另外,钱不够了可以再加,记住,这个名额,今天一定要拿到,懂吗?”

苏小凡话音落,直接朝着坊市的出口,走了出去。

这个世界的钱,苏小凡根本就没有很在意,自己现在,最重要的是摆脱与这个世界,准确的说,是与神墟之岛的因果。

现在,三根仙人级别的发丝,自己也已经拿到。

自己只需要找个时机,将那三根发丝融合掉,自己就能掌控当年那个器灵,逆天布置下的后手。

再加上,自己的底牌和布置,自己融合往生池,度过那暴露在宇宙之中的一秒,概率将会变得很大。

最重要的是,自己还能再准备一些其他后手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苏小凡很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停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,应该不会很长了。

甚至!

如果可能的话,在自己拿回人皇印的时候,就想离开这里!

苏小凡已经在这个世界,感受到太多的未知和诡异之处。

“为什么我感觉,冠军侯手中的那一把人皇之剑,并不是特别逆天?”

“在混沌世界游历的时候,我听到过传闻,人皇剑和人皇印,应该是一个级别的存在,都是有可能,超越帝兵的东西。

这种级别的东西,哪怕是冠军侯再逆天,卡特帝国也不可能将那种级别的东西,给冠军侯携带吧?

难道说,关于人皇剑的记载,有一部分,有可能是假的?

不对!

不是传言是假的,是冠军侯手中的那一把人皇剑,有可能是假的,亦或者说,是仿造的一个?

冠军侯,是想亲手养一把,属于自己的人皇剑?”

苏小凡脑海里,快速浮现出,之前在神墟之岛上,与冠军侯战斗的场景。

苏小凡有一种直觉,直到最后一刻,冠军侯极有可能,也还没有把自己最逆天,最惊世的底牌,彻底爆发出来。

在自己带着七子莲花离开的时候,他也许想爆发,可是,那个时候自己动用了大帝的一个秘术,等他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来不及爆发出来了。

自己,已经乘坐虚空通道离去。

“以身养剑,以战养剑。”

“冠军侯的图谋,这么庞大吗?他想靠着自己,养出一道能堪比人皇剑的无上惊世仙兵?此外,冠军侯去神墟之岛,他在最后一刻,仅仅只是为了抢夺七子莲花吗?”

苏小凡凭借着这具身体的记忆,朝着罗恩伯爵府快速走去。

苏小凡脑海里,也再度想起了,之前在神墟之中,与冠军侯灭杀战斗的场景。

强大!

冠军侯无论是战斗经验,还是战斗手段,再或者是战斗底蕴,都绝对是远超了年轻一代。

在神墟之中,苏小凡面对冠军侯,都没有很大的胜算。

也只有在自己拿到了三个大帝全力一击,融合了一根手指的情况之后,在缝隙处,自己才对冠军侯,产生了真正的疯狂杀机。

这是一个天之骄子,一个时代的标志!

在这个星球之上,如果不是到了一定要对决的程度,苏小凡甚至都不想,直接与这种级别的天才战斗!

鸿运,底蕴,天赋,战力,冠军侯明显都已经是占据到了这个时代的一个巅峰位置。

至少!

他能排进,最顶级的那一个行列。

苏小凡一边思索,一边快速观察着街道上的变化,苏小凡也快速的在脑海里,记录着周围的所有环境。

人皇印,自己拿到之后,是要直接离开的。

自己可以动用大帝全力一击,直接撕裂虚空,再度前往神墟之岛,可那前提是,自己必须要留住一击。

但是,万一留不住,自己就要再想其他的办法。

“青铜块,帝心古棺,天道之手,神祗符文,一根融合成功的仙人手指,两道零三分之二的大帝一击,七子金莲……”

“我身上,之前在神墟之岛抢夺到的资源,现在还剩下,给神祗符文,充能九次左右的东西,当然,这是在不动用特殊法器的情况下计算的,真要是到了绝境,给神祗符文,充能的东西应该够……”

苏小凡也在盘横着,自己现在能动用的底牌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普通的底牌,已经不管用了,苏小凡必须在第一时间,将自己所有能动用的家底和底蕴,全部都盘算清楚。

这,关乎着自己的生死。

苏小凡在此时,比任何时候都认真和仔细。

“这里,就是伯爵府了吗?”

“这应该是原本的公爵府,在老公爵,也就是这具身体的祖爷爷死亡之后,这具身体的爷爷继承的时候,改造成的伯爵府。”

苏小凡速度很快,大约在二十分钟后,苏小凡就走到了一个破败的大宅子前。

这古老的青砖宅子,门前种着两颗大槐树。

那两棵大槐树,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,树干都有两三个人合抱这么粗,槐树上枝叶繁盛,两棵大槐树的树冠,几乎遮盖住了罗恩伯爵府的半个门楼。

不过!

伯爵府的门前,还算是干净,看样子,经常有人打扫。

苏小凡扫视了一眼,走到了伯爵府前,苏小凡到没有看到有什么人。

“啪1

苏小凡上前,将自己的手,贴在了门前右侧的一座巨大的青色石狮子之上。

门狮!

这是镇宅用的。

同时,这门狮,也是罗恩家族,用来辨认自家亲生血脉用的。

传闻,这是罗恩家族的老公爵,在罗恩家族鼎盛时期,请动了一尊半步大帝级别的存在,耗费了长达半个月的时间,利用罗恩家族的三滴精血,搭配一个半步大帝级别的阵纹,才铸就的这一个门狮。

罗恩家族的人,手只要贴在那门狮之上,门狮就会自动辨认!

罗恩家族的血脉,也能通过门狮,瞬间认出!

“轰1

此时,苏小凡手贴落在那锈迹斑斑,像是很多年都没有人摸过的门狮之上,原本沉寂的门狮,陡然之间动了。

下一刻,暗淡的门狮骤然亮了,有一道携带着无尽威压和肃穆的光柱,也在此时冲天而起!

“吼1

门狮震动,青色的狮子体内,在这一瞬间,竟然爆发出了一道嘶吼!

“发生了什么?”

“门狮,吼天?有我们罗恩家族的嫡系,到了祖宅?”

在罗恩祖宅的深处,正在打扫卫生的一个老者,见状陡然之间转头!

他脸上的皱纹,那一道道沟痕,像是岁月在他脸上,用刀刻出的痕迹,他抬头看天,他浑浊的眸子,也在此时幽然一震。

他身上,隐约之间,居然爆发出了一道极为古老神秘的气息。

“啊1

“爷爷,这发生了什么?门狮,你是说,大门前矗立的那个青狮子吗?它真会叫?它体内,真的蕴含着什么半步大帝的阵纹?”

“这不可能,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?”

在那老人身后,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,转头看着天空,她眼神之中,则是充满一片错愕!

她看着半空之中的那一道青色光柱,她揉了揉自己的眼,一时间感觉,自己是不是出现了错觉!

“哐当1

而也就在这一刻,在公爵府对面不远处,有一道身影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他猛地推开了他们家族的大门,他的目光,也骤然往门狮的方向,看了过去!

“苏小凡?是你这个废物?”

门开,人出!

那一道身影,几乎在刚冲出祖宅的那一瞬间,目光就死死的盯在苏小凡的身上!

“门狮嘶吼,罗恩家族嫡系血脉认证,还真是你这个废物么?”

“你居然还敢来帝都?松开你的手,太吵了1

宽阔街道的斜对面,那一道身影在走出大门之后,他又仔细看了苏小凡一眼,随后,他一拳隔空直接就朝着苏小凡的方向,轰落过去。

拳出!

宽广街道上的空气都在轰鸣,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,也直接从那一道身影身上爆发,那强大的威压,化为了一道巨大的蟒蛇,狠狠撞向了苏小凡!

(本章完)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